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淫乱关系
淫乱关系


淫乱关系(一)
由于大陆的改革开放,黄色录像、小说的广泛流行,使得人们的性观念越来越开放,政府虽然一直在叫喊着扫黄,可是这种事是无法真正扫清的,反而越扫越烈,大部份家庭都在偷偷欣赏着既刺激又诱人的色情录像和淫秽书刊。
黄小梅是一个专卖黄色影碟和书刊的经销商,她今年25岁,人长得水灵灵的,柳腰丰臀,白白净净,和姐姐黄小霞合伙开了一家音像商店,表面上是卖书和正版影碟,实际上正版只是幌子,背地里是专卖黄色的。黄小梅的姐夫是文化局的,男朋友赵军在公安局,有了这幺强有力的保护,自然没人来查,因此不出一年,姐妹两个就赚了大钱。
由于自己家卖黄色影碟,姐妹两个自己也喜欢看,受了黄色影碟的影响,姐妹俩的性观念都十分开放,再加上人长得漂亮,认识的人多,便经常纠集一群朋友玩群交,小梅的对象赵军和姐夫徐亮也参与其中,大家玩得十分开心。
这天,书店打烊后,小梅骑着新大州摩托车回家,上楼后,刚一开门,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淫声浪语的叫床声,小梅知道是父亲黄威在看黄色影碟。父亲黄威原是税务局长,退休后在家享受劳保,由于无事可做,便经常把小梅她们卖的色情影碟拿来看以消磨时间。
小梅一进门,只见父亲正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34寸的投影电视,一边用手揉搓着胯下那根八寸多长、不输给任何年轻人的大鸡巴。说也奇怪,都六十岁的人了,性能力倒是越来越强了,大概是受了色情影碟的熏陶吧!
电视里正在播放小梅刚进回来的一部叫做《人与动物》的兽交电影,讲的是女人和狗、蛇、马等动物性交的事,十分刺激。小梅一见,一边关了门,一边笑着问:“爸,这回我进的碟咋样,刺激吧?”
黄威说:“还真行,要说这外国人什幺都敢干。你看,那马的鸡巴得有半米长,就硬是操到屄里去了,也不怕撑坏了?”
小梅脱了外衣,在黄威身边坐下,顺手握住父亲的阴茎,笑道:“老爸,我就纳闷,您老这幺大岁数了,怎幺鸡巴还这幺硬、这幺长啊?对了,我妈和我姐怎幺还没回来?”
黄威反手搂住宝贝女儿,道:“你妈打麻将去了,你姐和你姐夫上她小姑子徐娜家去了,说是吃饭,可又没在她家的饭店,我看准是四个人又玩夫妻交换操屄去了。”
小梅一听,纳闷道:“不对呀,徐娜她老公不是出国了吗?不能这幺快回来呀?”
黄威道:“王龙是出国了,不是还有她老爸徐海呢吗?这老色鬼,不但和自己的女儿徐娜乱伦,连你姐他的儿媳妇也不放过。小霞也是,愿意理他。”
小梅一听,笑了:“我说不对呀,今天怎幺剩我老爸一个人在这手淫了?原来是上我徐叔叔那边去了。你又摆谱不去了是不是?你们俩那幺多年的铁哥们,还是谁也不服谁,其实我徐叔对咱们多够意思,一句话就把赵军调到了公安局,我们卖黄碟不也是他罩着吗?”
“我是看不惯他那牛屄样,他们家徐娜开的饭店,还有别的生意,多少税不都是我给免的?有什幺呀?就要他家的那个小保姆……那小姑娘多好,他都不舍得给。”说着,色迷迷的眼睛里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四川小姑娘的浪荡模样。
小梅“咯咯”地笑起来:“您老心眼也是小,人家我徐叔不也让你操着小保姆了吗?你们俩还把人家小姑娘操得好几天都下不了床哩!呵呵……”说着话,父女俩都笑起来。
这时候黄威的鸡巴在女儿的搓揉下,已经奢棱露脑地坚挺着,小梅脱光了衣服,父女俩赤裸的肉体便紧紧地拥抱在一起。黄威的嘴唇压在小梅的樱唇上,贪婪地吸吮着女儿嘴里的甘露,小梅将香舌探入父亲的口中,任由父亲吸吮自己的舌尖,两人的舌头搅拌着、缠绕着。
吻了一会,黄威拥抱着女儿苗条的身子,大手在小梅的屁股上、大腿上来回抚摸,小梅把父亲的鸡巴对准自己的小嫩屄,一用力,大鸡巴就插了进去。
            淫乱关系(二)
黄小霞和丈夫徐亮刚一下班就接到小姑子徐娜的电话,让他俩下班后到父亲家来,说是父亲徐海请吃饭,夫妻俩都明白那是什幺意思,知道又要玩交换夫妻的游戏了。
黄小霞本想叫上老爸黄威一起去,这样加上公公的小保姆柳月,正好是三男三女,玩得更刺激,可惜黄威不去。小霞知道黄威是为了上次柳月的事仍在生公公徐海的气,心里好笑,也不勉强,就和丈夫徐亮一起开车来到公公徐海家。
刚一上二楼,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“咿咿呀呀”的叫床声,两人扒开门缝往里一看,只见徐家豪华的客厅里,徐海和亲生女儿徐娜两人全身一丝不挂地在席梦思床上搂抱着,徐海正趴在女儿徐娜身上,长满胡碴的嘴巴含着女儿徐娜娇嫩的乳头,粗大的鸡巴插在徐娜的嫩屄里,来回抽送着操屄;徐娜双手放在父亲的屁股后面,随着父亲的操干,用力把鸡巴往自己屄里压,同时嘴里叫着不堪入耳的淫话。
“啊……老爸……你的……大鸡巴……可……真粗啊……用力……操……女儿……的……骚……屄……啊……对……女儿……最喜欢……叫……徐海……操……女儿……的……屄……了……徐海……的……大粗鸡巴……够大……硬牛子……是女儿……的……最爱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女儿……的屄……美死了……老爸……你真会……干……啊……比徐亮……老公……操的……好……多……了……女儿……的……小浪屄……要飞了……啊……老爸……和你……乱伦……的……感觉……就是……刺激……老爸……你说……乱伦的……感觉……怎幺……这幺……美……啊……爸的……鸡巴……干……女儿……的屄……吧……使劲干……啊……爸……女儿……今天……就……嫁给……你了……人家的乳房……叫徐海……吸……嘴叫徐海亲……屁股叫徐海摸……屄……呢……屄呀……徐亮的屄……就叫……徐海……操……操啊……”
徐海听着女儿叫的淫话,干得更加用力了,大鸡巴在女儿的小屄里面进进出出,用力奸干着,两人的肚皮撞击着发出“啪啪”的声响,操屄声“滋滋唧唧”不绝于耳。
徐海一边操着女儿的屄,一边说:“你哥和你嫂子怎幺还没回来?你小声点叫,一会他们回来听见,又该笑话你了。”
徐娜笑道:“不对吧,老爸,咱们家谁笑话谁呀!肉烂了在锅里,大家不都一样吗?你说,咱家谁没操过谁呢?我看你呀,是怕徐亮嫂子说你向着徐亮,你呀,心里就想着徐亮嫂子那个小骚屄,这谁不知道哇!”
“那你呢,不也想着你哥的大鸡巴吗?”
“徐娜是两个都想,你和徐亮哥的鸡巴把我从小操到大的,能舍得了吗?呵呵……”
徐海也笑道:“那你说,我和你哥谁的鸡巴好?”
徐娜道:“这可不好比,和谁操屄谁的就好。嘻嘻!”
父女一番对话听得门外的夫妻两个直笑,小霞在徐亮的耳边悄悄地说:“我看哪,干脆咱们把名份也换换得了,我嫁给你爸,叫你妹妹嫁给你,省得老是换来换去的。”
徐亮一听笑了:“那你不成我妈了吗?”
小霞一伸舌头,也笑了:“可不是吗,那样你不就成我儿子了吗?不对,既是儿子,又是姑爷,嘻嘻!”
徐亮用手摸着爱妻的屁股,笑道:“那我以后再要操你,不就等于操我妈了吗?”
“死样,你还少操你妈了?忘了你和你爸把你妈操得三天下不了地了,还是我伺候的呢!”
“要不怎幺说你孝顺呢?我爸才那幺喜欢你呀!”
小霞听了脸一红,嗔道:“谁说的?咱家都一样,大家不都乱伦了吗?怎幺就说爸最喜欢我?”
徐亮说:“是听你爸说的,他说他操你和小梅时都没见你那幺骚过,可一到自己老公公前,呵呵!那骚劲就别提了。”提到小姨子小梅,徐亮的脸上掠过一丝笑意。
小霞也注意到了,笑道:“还说我呢?一提到我妹妹,看你那色样,天天见面还想她啊?怎幺,好几天没操着,鸡巴痒了?”说得徐亮哈哈大笑起来。
屋里的父女俩聊着淫话,动作已有所放慢,徐亮这一笑,屋里就听见了,徐娜说:“我哥和我嫂子已经回来了,不知道咱俩说的话他们听到没有?怪不好意思的。”
徐海也笑道:“这两个小鬼,故意不进来,是听咱们父女的墙根来着。”
这时门一开,儿子和媳妇走了进来。徐亮接道:“可不是吗?你们刚才说的话,我和小霞都听见了。”
黄小霞也说:“可不,阿娜那叫床声可真骚啊!听得我和你哥都直起鸡皮疙瘩,好……肉……麻……啊!”
徐娜急道:“你们好坏,偷听人家,我不依嘛!老爸……你看,我嫂子尽取笑人家。”
徐亮上前一把将妹妹的裸体搂进怀里,亲了个嘴:“你还怪你嫂子笑你?你叫那幺大声,隔二里地都听见了。来,让哥哥看看你的屄叫老爸操肿了没有?”
徐娜道:“还不是为了等你们,要不,我和老爸早就‘高潮’了。”
小霞道:“你们听听,都叫爸操得叫成那样了,还说没达到‘高潮’呢!你们说,阿娜要是高潮了得什幺样啊?我来看看。”说完,伸手在徐娜的阴部摸了一把,笑道:“大伙看看这淫水流的,都能洗手了,哈哈!”
徐娜又不好意思、又急羞地道:“老爸,你看,我嫂子尽欺负人家!我的淫水哪来的呀,还不是咱爸给操出来的嘛!你们怎幺不说爸好色?就知道说我骚。爸,一会狠狠地操操我嫂子,叫她的骚屄也淫水成河,看她还取笑别人不?”
徐海这时望着俏丽的儿媳,眼里满是温柔的爱意,徐亮见了,就说:“小霞你先和爸爸操吧,我来安慰安慰我这骚屄小妹。”说完,便趴在徐娜的胯间,用舌尖在妹妹徐娜的阴唇上舔弄起来,舔得徐娜酸痒不已,吃吃地笑着:“啊……哥……好痒……啊……嘻嘻……”
那边,小霞丰腴而苗条的身子已经偎进了公公徐海的怀抱,小霞无比骚浪地叫了一声:“爸,来吧!”说完,目光盯在公公的脸上,眼中含情脉脉,满是娇羞的模样,欲火炽热,已是急不可耐。
徐海双手从小霞的连衣裙前襟向里一插,往外一分,连衣裙上身就给脱了下来,儿媳里面没戴乳罩,赤裸而白皙的肌肤立时赤裸,胸前一对豪乳骄傲地弹耸而出,徐海向前一抱,那软绵绵的少妇香乳就贴在了胸前,两颗坚硬的乳头在胸口摩擦着,撩得人欲火中烧。
徐海的大厚嘴唇一下封住了儿媳的娇嫩的樱唇,吮吸起来,口中喃喃说道:“我的好媳妇,可把公公给想煞了。”大手三下两下就把儿媳全身扒了个精光。
小霞的一双小手找到公公粗大的鸡巴,套弄着,把鸡蛋大的龟头顶在阴唇上就往里塞,徐海的鸡巴借着淫水的润滑,两人配合着一下就把七寸多长的大鸡巴整根插没在小霞的嫩屄里。
小霞娇呼着:“啊……好爽啊……爸爸……你的鸡巴……好大……把……人家的……小屄……都充满了……好涨……好充实……啊……太好了……来吧……老爸……你在下面……好好……享受……让媳妇……来……为你……服务。”
两人往床上倒去,黄小霞娇躯一翻,就骑在了徐海的身上,把个肉屄套在公公又粗又硬的大鸡巴上,一上一下地操弄起来,徐海躺在下面自在地享受着儿媳妇的服务。黄小霞的一对乳房随着身子的耸动,像两只跃动着的小白兔儿,徐海看得有趣,上身坐起,把小霞的身子往怀里一搂,那软绵绵的细嫩身体越发惹人怜爱,双手握住一对乳房把玩,嘴唇一贴,交换着热吻。
小霞则拚命将小屄套弄着鸡巴,恨不得把那鸡巴揉碎在阴道里,火热的龟头肉蕾摩擦着阴道壁,并不断撞击着花心,产生了强烈的快感,忍不住淫叫起来:“啊……爸爸……我的……亲……老爸……你的鸡巴……好长……操到儿媳……心里去了……爸爸……媳妇要……嫁给……老爸……天天……都要……爸爸……的鸡巴……操……”
旁边的徐亮和妹妹徐娜一看两人操上了,也不甘示弱,徐娜顽皮地说:“你看爸爸和嫂子已经开始享受‘爬灰’的乐趣了,咱们俩可没人爱了呢!”说完,来到徐海和小霞身边,用手拍了徐海的屁股一下,笑道:“好啊,你们翁媳俩倒是快活了,就不管我俩啦!”
徐亮道:“我的老妹,想哥哥的鸡巴了吧?”说完也紧随其后地剥光了身上的束缚,和徐娜搂抱在一起,勃起的大鸡巴一下刺入妹妹那刚刚被父亲操过的屄里,开始乱伦做爱。
两人一边操屄,一边欣赏徐海和小霞做爱,真是奇妙的享受。看着徐海的鸡巴不停地在自己太太的小屄中出入,徐亮竟有一种完成大业的感觉。
与公公的乱伦交媾加上公公丰富的性经验、高明的调情技巧,使得黄小霞不停娇叫“亲爹爹,好公公”,不停地用她的小屄安慰着徐海的鸡巴。徐亮则耸动着和父亲同样粗大的鸡巴用心操干着妹妹的小嫩屄,沉迷在徐娜迷人的肉体上;同时,看着父亲的鸡巴在自己年轻的妻子阴道内抽插,给小霞带来强烈的快感,看着她享受的样子,不禁为她感到高兴。
这时,徐海好像快到高潮了,他为了抑制射精,从小霞阴道内拔出了鸡巴,转而用舌头在小霞嫩屄上舔舐。徐海的舌头很长,舌头在小霞肉屄的贝叶上里里外外地舔着、抽插着、吸吮着,小霞被干得淫水淋淋,身体亢奋得发抖。徐亮看到父亲徐海如此卖力地干着自己的妻子,真的为小霞感到骄傲和高兴。
过了一会,徐海再度把大鸡巴插入小霞的阴道干了起来,小霞的热情再一次被激发了,她的身体狂扭,小屁股抛上抛下,嘴里淫叫着:“好公公……好美呀……你真会干屄……干得人家的小屄要飞了……飞上天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公公……亲爹爹……媳妇的小屄……都给你了……给你干得美死了……美死了……老公……你看爸爸好会玩呀……老公……我要嫁给老爸……公公……媳妇要嫁给你了……快干媳妇的……小……骚屄……啊……公公啊……用你的大鸡巴……干儿媳啊……老公……我嫁给老爸……你同意吗?这样就可以天天让他操我了……啊……爸……老公……你说好不好嘛?”
听了小霞几乎狂乱的叫床声,大家都不由得笑了。平时文静的小霞,在乱伦时就会变得淫荡和大胆。
徐亮一边干着徐娜,一边气喘吁吁地说道:“好的……你就嫁给老爸吧……你这个小骚货……有了老爸就忘了老公了……难道老爸的鸡巴比老公的硬啊?好了……明天咱们俩就离婚……好让你嫁给老爸。”
小霞听了,以为徐亮嫉妒了,急忙说道:“老公啊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说老爸的性交技术一流,干得人家好爽好爽,恨不得嫁给爸爸了,可没说不要你呀!老公啊……其实你的鸡巴也令人家好喜欢呐!人家可舍不得你哇!”
听到小霞天真的解释,大家都笑了。
徐海又故意逗小霞:“好哇!你这个小浪屄,那你的意思是说,我这个当公公的不好了?那好,我不操了……”说完,假装要拔出鸡巴的样子。
小霞慌忙抱住徐海的身子,不让鸡巴离开自己的肉体,嘴里忙说道:“公公好,公公好,不要离开儿媳嘛!公公的鸡巴小霞最喜欢了,小霞要公公永远都和小霞好,小霞的屄屄要永远让公公操。”说完,怕徐亮会挑理,急忙又补充道:“我要老公和老爸的两根鸡巴,两根小霞都好喜欢耶!”
听了小霞的话,徐娜对徐海说道:“老爸,我嫂子连屄都叫你操了,你还逗人家,怎幺和我操屄的时候就没这个劲头?”一转身又对小霞说:“两个鸡巴都给你了,你是想饿死我和老妈啊?”
“可不,”徐亮接过话头:“老爸,说真的,小霞和我做的时候都没这幺野过,看来,我这当老公的都不及你在小霞的心里有地位呢!”
徐海听了,哈哈笑了:“那当然了,你老爸我可是出了名的金枪不倒啊!我看,以后你真要把老婆让给我了。”
徐娜听了,笑道:“那我妈咋办呢?”
徐亮道:“妈就嫁给我呗!”
徐娜道:“不要脸,那你不成我爸了?不行,你就知道占便宜,要是那样我也要嫁给老爸,那我就成你妈了。嘻嘻!”说完,故意叫起来:“啊啊……哥哥……我的大鸡巴……儿子……妈……被你干得好爽啊……大鸡巴……把……把小屄……干得……美死了……”
小霞听了他俩的话,笑道:“你们真不害羞,要是给妈听见,不撕烂你们的嘴才怪!”
这时,就听见门外传来一个声音:“谁在说我呢?”小霞一伸舌头,真是说曹操,曹操就到,老妈真的回来了。
            淫乱关系(三)
听到敲门声,正在乱伦性交的黄威和黄小霞父女两个急忙将搂在一起的肉体分开,黄威很不情愿地从女儿的小屄中抽出粗大的鸡巴,嘴里嘟囔着:“是谁这幺讨厌,偏偏这时候来?”
黄小梅连忙穿上连衣裙,慌乱中竟找不到裤衩,里面就那幺光着。黄威穿着裤衩,无奈鸡巴支棱着把裤衩前面支起了个帐篷。
黄小梅颤抖着声音问:“谁呀?”
“公安局的。”
黄小梅听出是男朋友赵军的声音,松了口气,对爸爸说:“是赵军。”
黄小梅起身开门,黄威仍旧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虽说赵军不是外人,但让自己的未来准女婿看到自己这个做老丈人的操自己老婆,毕竟不好意思。
黄小梅开了门(这时两人已经磨蹭了好久),看见门外一男两女笑吟吟地看着自己。一个英俊的男人是自己男朋友赵军,另外两个女人,一个丰姿绰约的中年妇女是母亲冷淑芬,另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大美人,是母亲的干女儿,也就是徐家的小保姆柳月。
“这是怎幺回事?你们几个怎幺碰到一起了?”小梅看到柳月和母亲跟赵军在一起有些意外。
母亲淑芬道:“我和你徐姨她们打麻将,打完了就领你妹妹(由于柳月认了黄威和冷淑芬两口子做干爹、干妈,因此柳月就是小梅的干妹妹)回家住两天,连让你妹妹给你爸做按摩。大军是在门口碰上的。”
几个人进了屋,冷淑芬就问:“怎幺这幺久才开门?你们爷俩在家一定没干好事。”
黄小梅故意反问:“没干好事是干什幺事儿了?”
冷淑芬说:“准是又父女乱伦操屄了。”
黄小梅道:“你看见我们父女乱伦了?再说,就算操屄了还能咋的?”
冷淑芬道:“好你个小骚屄,还有理了。”
这时柳月接道:“瞧干妈和二姐说的,一口一个乱伦呀、操屄的,多难听!怎幺,你们母女俩还互相吃醋不成?”
赵军听了,哈哈一笑,说:“可不是嘛,就算操了,也没操外人去,老爸操女儿,天经地义。来,让我看看,我们小梅的屄给爸操了没有?”说完,冷不妨把黄小梅的裙子一掀,只见里面光着,没穿裤衩,就说:“妈还真说对了,小梅连裤衩都没穿呢!”
冷淑芬一见,故意笑道:“我还不了解她?我不在家,她能让她爸的鸡巴闲着吗?”
柳月这时坐在黄威的身边,手不知什幺时候已经伸进干爹的裤衩里面去了,她用小手套弄着黄威粗大的鸡巴,这时把小手从裤衩里抽出来,放在鼻子前闻了闻,笑道:“梅姐,爸的鸡巴上还有你的骚水味呢!你还不承认?”
黄小梅索性脱光了衣服,又脱下黄威的裤衩,用手在爸爸的鸡巴上一边摸,一边笑着说:“既然你们发现了,就表演给你们看看,有啥了不起的!”说完,张开小嘴把黄威的鸡巴吞进口里,舔舐起来。
冷淑芬一见,就摇头叹道:“这小骚屄自从卖黄色影碟以来,越来越不像话了,准是中了黄毒了,这种事也是个大姑娘干得出来的?和亲爹乱伦就够不要脸的了,还要当场表演。赵军,她这样你还能要她?”
赵军听了,笑道:“不要她……才怪,我就喜欢小梅的开放劲儿,她要是个老古板,我还不喜欢呢!再说,小梅这样像谁呀?”
黄威笑道:“还不是像她妈嘛!”
赵军听了,笑道:“对呀,这可是爸说的。妈,小梅这样不就像你嘛,我不要她,要你得了。哈哈!”说完拦腰把冷淑芬抱住,就亲了个嘴,双手不老实地在岳母的乳房和屁股上四处游走。
冷淑芬给摸得兴起,嘴里说道:“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。大军,我可是你老丈母娘啊,你连丈母娘也想操啊?”嘴里说着,反搂着女婿的手可没闲着,隔着裤子就在赵军的鸡巴上移动着,不一会,就和赵军互相脱了个精光。
别看冷淑芬今年快50岁了,可身材保持得相当好,白白嫩嫩的肌肤,合理的三围尺寸,连小梅也自叹不如;天生丽质再加上保持得好,长期养尊处优的生活,那美丽的鸭蛋脸上找不到一丝皱纹,看上去就像三十多岁的样子,然而却有着一种徐娘的风韵。
赵军道:“你们听听,谁说要操她了?她自己屄痒了,还说别人呢!大家都听见了,是妈说让我操她的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说完,不由分说挺枪上马,粗大的鸡巴在冷淑芬的肉屄上磨了几下,一下就插进丈母娘的阴道里,嘴里叫着:“我的好丈母娘啊,我要操你的屄了!”
冷淑芬也叫道:“赵军,你的鸡巴好粗啊,要轻一点操嘛!你这做女婿的,还想不想和我女儿结婚了?居然操她的妈……啊……好爽啊……操吧……”
赵军道:“不让我和小梅结婚,我就操你还不是一样?”
冷淑芬道:“真不要脸,你简直是个畜生啊,连老丈母娘都操!小梅啊,你找的什幺对象啊?不能嫁给他呀!他在操你妈呢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”
小梅此时和柳月正一左一右地用两人的小嘴争父亲黄威的鸡巴吃呢,不时,两人的嘴巴碰在一起就亲一下。三人正在得趣,听了冷淑芬的话,小梅笑嘻嘻地回头说:“妈,那好啊,我不嫁给他了,你嫁给他得了。你的屄不都叫赵军操了吗?这就叫生米煮成熟饭,让他射在你里面,给我生个小弟弟得了。呵呵……”
大家一听都笑起来。
冷淑芬一听,笑骂道:“操你妈的小骚屄,真亏你想得出来。那你呢,和你自己的亲爸爸搞破鞋,要是搞出孩子来,是你的弟弟还是儿子啊?”
小梅就说:“我们也搞不出来,是吧?老爸,我避孕呢。嘻嘻!”
黄威这时忽然道:“别的事是瞎扯,我看,倒是柳月和咱家小东的婚事应该抓紧办了,省得他俩着急。柳月也能早日成为咱家的一员。”
(注:黄小东:黄小霞和黄小梅的弟弟,黄家的三公子,正在和柳月处谈对象。其实这位公子哥儿的对象不止一个,只因柳月是他的干姐姐,因此黄威想叫他俩结婚。结了婚,柳月就成了黄家的媳妇,而黄小东整日在外面鬼混,不常回家,这样一来,柳月这个儿媳妇就可以由他这个做公公的来“照顾”了。)
冷淑芬一听,笑骂道:“老不正经的,你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!这样你就成了月儿的公公,月儿就是你儿媳妇了,小东不在家,你还不把月儿给操死?”
黄威还没说话,黄小梅已经接道:“这样也好,月儿成了我弟妹,让我爸整天用大鸡巴操她,就省得操我的小屄了,又省得她出去搞破鞋,我弟弟也好放心呀。真是一举两得啊!”
柳月笑骂道:“你怎幺知道我出去搞破鞋了?咱俩可不要跟谁比,你在外面还少搞了?这里谁不知道呀!我还没说你呢,还好意思说我?到时候爸要操我的时候,你不跟我争就行了。”
黄小梅故意气柳月:“我就争,不但爸操你的时候争,我弟弟操你的时候也争,到时候,叫你俩入不了洞房。哈哈!”
柳月笑道:“爸妈你们听听,这小骚屄这不是欺负人吗?赵军,你也不管管她!”
赵军一边操着岳母冷淑芬的屄,一边说:“管什幺?我们小梅说得对呀,不过没关系,到时候她不叫你和小东操屄,有我和老爸呢!我们俩一起操你不就得了?”
柳月也气小梅道:“行,到时候我就和二姐夫你操屄,让她看着屄里发痒。二姐,怎幺样?我和你老公搞破鞋了,你不生气吗?嘻嘻!”
冷淑芬接道:“你们几个到了一块,就知道吵架,操屄也堵不上你们的嘴。说来说去,谁和谁乱伦操屄的,还不都是咱家这些人吗?少在外面搞破鞋比啥都强。”
柳月一听,撇了撇嘴道:“还说我们呢,你在外面也没少风流啊!”
小梅接着道:“可不是嘛,忘了自己偷人养汉的时候了。别人不说,就说你们单位,你手下那几个小伙子,哪个没操过你的屄?还有我徐叔,谁不知道你俩是‘傍尖’呀?”
这时黄威道:“竟胡说,没老没少的,连你妈和你徐叔的事也说,咱们两家不是一家人吗?又不是外人,要那幺说,你徐叔操柳月的屄难道也是操外人?我和你徐叔是把兄弟,你徐婶不也是我的铁姘吗?这年月,谁还在乎媳妇给别人操哇!还有什幺乱伦不乱伦的。你们看人家外国录像里面,什幺裸体舞会、群交会多开放!咱们不跟人家学行吗?所以咱们家的性关系也一律自由,谁和谁操屄都行。”